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三:出尔反尔
    小福声音冰冷:“兄台,我有一笔交易与你做,不知你是否愿意?”

     李水昌严肃道:“你是谁?”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说罢,小福脚下生风,忽然凌空一踏,就从原地蹦了出去。

     “纵云步……”李水昌心中剧烈颤动,这纵云步他只是在传闻中听到过,没想到今日还能见到,小福竟然能在空中如履平地!当然,这样做也是相当耗费体力的。

     李水昌连忙也展开自己的身法,以着自己最快的速度,整个身影掠做一道残影,跟了上去。

     但是随着跟在小福身后,李水昌双目放光,如同见到了绝世美女,嘴唇愈发的干裂了……因为他的口水经过不断吞咽下去而导致口渴了……

     只见小福的身影时而诡异无比,时而左右飘忽不定,又时而多出好几道身影,仿佛李水昌跟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人!让人眼花缭乱。

     在别人眼中,这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李水昌却认识!

     这些,都是一些顶尖的身法啊!

     在这离开村子的十年间,李水昌拜入的宗派只有二十个人,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从师傅那里见识倒许多名家剑法,奥妙的身法。

     一个人的身手如何,主要从六个方面作为评判:力量的大小,身法的快慢,宝剑的好坏,剑法的精妙,战斗的经验是否丰富以及是否拥有剑的境界。

     简而言之,评定一个人是否强大,就是此人是否同时拥有强大的:力量、身法、宝剑、剑法、战斗经验、境界。

     单单从小福表现出来的身法来看,控制小福的人身法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能将诸多不同身法轻松运用,李水昌思虑片刻,若是自己与那控制小福的神秘人打斗起来,对方光只是用“纵云步”逃跑,自己只怕都无可奈何!立于不败之地!

     小福忽然停下来了!

     李水昌连忙挺住脚步,发现不知不觉的追赶间,自己已经来到山脚下。

     “剑友,不知你对我的身法如何看待?”小福露出笑容道。

     李水昌认真答道:“阁下博学之渊博,令得在下眼花缭乱,无论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夫,还是纵云步、幽冥鬼步……都是剑洲公认的顶尖功夫啊!”

     “不过……”李水昌语气忽然一转,“阁下控制我家侄儿,不知引我来此地所为何事?”

     小福拍拍巴掌:“剑友的认知让幽津佩服,我的确通过一门叫‘魂锁幽冥’的手段,控制这小儿的身体,不过待我走后,我保证他不会有任何损伤。”

     “那就好……”李水昌松了一口气,至少从目前来看,他没有看出来幽津有任何敌意。

     “幽津……”一想起这个名字,李水昌心中忽然狠狠一跳,惊呼道,“你叫幽津……难道你是……”

     剑洲,近年来,传说中有着这样一位天才!他叫幽津,自少年时期开始,便有着超强的习剑天赋,他苦练一年的剑法,足以比上他人三年,此外,但凡他观望别人使用任何剑法招式或者身法,只需看一遍,他便学会!

     就是如此不世天才,偏偏不加入任何宗派势力,因此任何人对其都是尊敬三分,忌惮三分。

     但是这个天才,怎么会通过控制一个小孩,出现在平村周围的深山中?

     “幽津……”李水昌双目放光,“阁下大名,李水昌早有耳闻!只是未想到能与阁下有所交集,实在荣幸之至!”

     “不敢当!不敢当!”小福的小手一指眼前的高山心有余悸道,“我在这高山上发现一处神秘的剑圣遗迹!你可知道这代表什么?”

     “剑圣遗迹……”李水昌倒吸一口冷气,“难道以前在这里有剑圣级别的人物陨落在此?”

     “不错。”小福道,“他死了,自然把生前的宝物都留在了他的府中,不过他的遗府只会在每个月的十五,月圆之时出现在这高山之巅!”

     他的脸上露出恐惧之色:“我溜进府中,发现了大量的绝世宝物,但是里面的一头怪物却让我不敢轻举妄动……为了逃避那怪物,我只能暂时留在了府内,水昌兄,我希望三天后的十五晚上,你能来府中接应我一番,只要有两个人,我保证咱们能拿一些宝物出来,并且还能逃脱怪物的追杀!”

     李水昌听得心惊肉跳,连幽津这等天才都是对怪物只敢躲藏不敢现身,那是多么的恐怖?但是他忽然也变得激动起来了!

     机遇啊!这是他出了宗派来,遇到的第一个机缘!只要把握好了,对自身的实力,一定有很大的提升!

     同时,李水昌心中也不禁升起一丝失落感,幽津不知道已经经历过多少个这等机遇了,而他李水昌这次也只是因为幸运,而遇到了幽津。

     “好,幽津兄,我答应你,三天后的晚上,我会去山上的洞府!”李水昌信誓旦旦道。

     机遇永远与危险并存,他无法拒绝。

     小福哈哈大笑:“我就知道水昌兄不会拒绝!不过我看水昌兄身法同样了得,并且见多识广,想必也是身出名门,不如这样,为了降低你进入洞府的危险,我把最顶尖的身法‘纵云步’传给你,到时候咱们一起逃出来的机会也会大上一分。”

     “求之不得!”李水昌双目放光,这自己运气也太好了吧?他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人二话不说,不求回报的将世界上最为顶级的身法教给了自己!

     “这需要你多练习,我现在最多在空中纵九步,施展愈熟练,凌空踏步的步数也越多。”

     李水昌在幽津现场指导了几遍后,很快便把纵云步的施展方式烂熟于胸。

     “水昌兄的天赋实在了得!我只说了三遍,便已领悟了要点。”幽津笑道,“我已经控制这孩童时间太久,即将要失去控制了,水昌兄,记得三天后。”

     “三天后,我必到!”李水昌双手抱拳。

     幽津同样抱拳:“多谢!”

     一说完话,小福的整个身体已经倒在地上,发出轻轻的鼾声。

     李水昌看了一眼深睡的小福,不知不觉,发现天边已经翻起了鱼肚白,这才知晓原来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回家时,他背着小福没有再施展身法加快赶路行程,因此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回到了平村。

     这一夜的经历,让李水昌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十年前,他拜入那个神秘的宗派,习得一身不凡的本领,本已是不可思议,如今遇当今名气最盛的天才相邀进入剑圣洞府,更是不可思议!

     一回村长家中,发现小福竟然还是未曾睡醒,李水昌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将其放回床上。

     咚!

     忽然,门开了。

     “水昌!”平苍一脸铁青,匆匆忙忙走了进来,“你黄苗叔他们一群守在星辰铁矿的八个人,都被轻灵宗的狗贼杀了!”

     “什么?”李水昌只觉得自己的心口被人打了一拳头,偶遇幽津的惊喜荡然无存,双目瞬间变得通红,“黄苗叔他们?”

     他的心剧烈的在颤抖,很是心痛,他还没来得及向昔日的长辈们一一去拜访,如今已有人被杀了!

     八个人的死亡,这代表着村中八个家庭的破碎!

     “不可原谅!”李水昌双目中忍不住流出了泪水,他不怕惹事,但是也不想多出事端,因此之前并没有对轻灵宗的三个人下死手,但没想到此次,对方如此不知好歹,直接一大早就出手杀人!

     “老爷子,带我去现场!”李水昌咬牙切齿道。

     事情既然已经不可逆转,那么他也不怕事情闹得更大些。

     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若一开始李水昌表现得更为强势一些,展示一些手段,轻灵宗哪里敢如此放肆?

     “水昌,此次你放心,就算不要那星辰铁矿,就算全村搬迁,你也要将轻灵宗的那伙人给宰了!然后把他们的脑袋给你黄苗叔他们上坟。”平苍从未如此愤怒过,原本软踏踏的白须,都因为愤怒而翘了起来,毕竟此次是他们平村通过擂台比试赢得了星辰铁矿的所有权,轻灵宗不仅出尔反尔,还通过彻底的暴力想强行取得矿脉。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