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六:邪恶的邪魅公子
    李水昌道:“在平村农田附近,我们了发现一处星辰铁矿矿脉,由于怀璧其罪的道理,想与柳剑宗共同合作开采。”

     “哦?星辰铁矿?”大长老眼睛一亮,“这星辰铁倒是好东西啊,用纯星辰铁打造出来的宝剑,足以算得上是上等宝剑了,价值不菲,如果矿脉够大的话,那是需要派重兵把守的,如此重大的事件,小兄弟不如待我引见宗主共同商榷?”

     李水昌看了一眼张大能:“还有其他宗派觊觎矿脉,平村与当地的一家小宗派也有了极大的矛盾,我不能在此处停留太久。”

     张大能急了:“水昌,那怎么办?”

     李水昌道:“老前辈,麻烦您传达一声宗主,我们平村只需要得到铁矿三成利即可,若他觉得可以,可不日让大能带路去平村采矿。”

     “好小子,够爽快的。”大长老点点头,“大能如今是我的徒儿,我也不能让他的家乡太过于吃亏,你放心吧。”

     李水昌点头:“那就有劳前辈了,另外……”

     李水昌看向张大能:“大能,如今轻灵宗已与村子不死不休,我还需早些赶回去,至于你,你就留在这里好好跟老前辈修炼剑术……”

     张大能愣了愣,突然间就成了一个大宗派的弟子,他也是有些没有适应过来,但是多年来,对于剑道的追求,每次看见村子被欺凌,都使他他早下好决心要好好保卫村子。

     他坚定道:“水昌,那你先回村子吧……我留在这里就好。”

     “那好,大能,你保重。”李水昌笑了笑,双目中仍然如同太阳一般明亮,再望向大长老,“前辈,李水昌告辞!”

     大长老点头:“你先去吧。”

     一路狂奔,李水昌展开全速,在树林中飞驰,犹如一阵风刮过。

     半个时辰,展开全速的李水昌,只花了半个时辰就回到了平村。

     平村大门外,是一条河,度过河流需要村内放下吊桥,这才能进村。

     让李水昌颇为诧异的是,现在村子的吊桥竟然摆了下来,村门大开。

     开村门不奇怪,奇怪的是,大门处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

     安静,除了河水流动的声音,李水昌感觉到甚至有些可怕,气氛,太压抑了。

     他连忙奔至村内,村内的屋里鳞次栉比,一间间排列开来。

     “有人么?”李水昌大叫一声,没有任何回应,大街上也没有一个人,他接连入了好几户人家,发现里面都是没有半个人影。

     甚至有一人家中,桌上已摆放好了中午的饭菜,饭菜都尚有余温,但是奇怪的是,依然没有人!

     整个村子,似乎成了一个空村,一个鬼村。

     “人呢?到哪里去了?有没有人?”李水昌大声呼道。

     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一家一户的查看,但是所有人都像人间蒸发了。

     “难道是轻灵宗的人已经来过了?”李水昌喃喃自语,但是整个平村好歹也有六百多的人家,怎的会一个人都不存在了?

     一边搜查,李水昌不断搜寻一些蛛丝马迹,但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走了许久,虽未见到人影,但李水昌仍然不死心,终于来到了村长家中。

     “村长!村长!”李水昌匆匆忙忙推开了木门,进入了客厅。

     一进屋,他的神情立即凝固。

     只见在客厅桌子上,摆着三个小菜,一壶酒,这里坐着两个人,一人是一名神情淡然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色衣袍,袍子上写着一个“轻”字,另一人,是一名看起来二十四五的青年,这青年一脸桀骜不驯模样,左脸上一道从额头至下巴的狰狞刀疤将其原本俊美的脸蛋割裂得极其丑陋,在其左手上,还提着一个如同鸟笼的物件。

     “来,轻灵兄,我敬你一杯,多谢你为我提供情报。让我找到李水昌的家乡。”阴邪青年的声音有些尖锐,甚至有些刺耳。

     轻灵忙举杯道:“不敢当不敢当!能与邪魅公子喝酒,实是我三生的荣幸。”

     二人如当作李水昌不存在一般,不停的喝酒,吃菜。

     直至吃完,李水昌也依旧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不过,他的额头,他的头发,他的全身,已经被冷汗浸湿。

     李水昌死死盯着那邪魅的青年,目光中透出深深的忌惮。

     这还是李水昌第一次没有了风轻云淡的表情,他目光如炬,全身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

     “啊,吃完啦!”邪魅青年伸了一个懒腰,笑呵呵道,“没想到这山村里面的野味,滋味倒是相当不错的。”

     轻灵也是附和道:“公子所言极是,若非这村子的人得罪了您,我还真想抓几个人去我轻灵宗做厨子。”

     “得罪我?”邪魅公子轻蔑笑道,“这些人还不配得罪我,只是……我看他们不顺眼而已。”

     “咦?”邪魅青年忽然一转头,望向了站在旁边的李水昌,“剑十一,你害怕了?”

     剑十一,是李水昌在进入自己宗派时候的名字。

     他的宗派,一共只有二十人,他们的师傅于是赐名每个人姓剑,由于李水昌排在第十一位,故而又名剑十一。

     李水昌喉咙有些干涩道:“大师兄,多年不见,你还是这般人模狗样。”

     大师兄!李水昌竟然叫当今世人在年轻一辈中最为忌惮的邪魅青年叫大师兄!

     这就连一旁的轻灵都是微微有些错愕,这两个人,竟然师出同门?

     “我人模狗样?”邪魅公子哈哈大笑,“剑十一,说到底,还不是你们所有人针对我!让我变成这模样的!而且……”

     邪魅公子忽然站了起来,修长的手掌狠狠一拍,整张木桌包括碗筷在内所有事物,立即被一阵强大如斯的精气震得化成粉末。

     这让一旁的轻灵看的更是头皮发麻!此时此刻,他甚至有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想法。

     邪魅公子指着自己脸上刀疤道:“我脸上这一辈子的耻辱,正是你剑十一,你这小兔崽子画上去的!因此你的家人,你的村子,我都会让他们毁灭!毁灭!”

     李水昌一听,心中大道不好,果然村子里的人失踪,跟邪魅公子有关系!

     他的情绪立即变得激动起来:“有仇就冲我来,你对无关相干的人动手做什么?”

     “哈哈哈哈!”邪魅公子似乎非常享受李水昌的焦急,他缓缓提起自己手中的“鸟笼”,乜斜道:“这‘囚天牢’估计你还未见识过吧?这是出自大工之手,里面拥有可装入一千个人的空间!你们村子的所有人,都被我装了进来!”

     他晃了晃鸟笼,里面立即传来阵阵慌乱喊叫声。

     李水昌几乎忍不住就要上前抢夺鸟笼,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否则,村里所有人的性命都会因为他的冲动而不复存在!

     看见李水昌几乎要狗急跳墙的模样,他更加满意的笑了起来。

     “剑十一,接下来,我有一个好东西给你看。”邪魅公子声音冰冷,忽然,一股强大的精气从其体内运转,然后传在其拿着鸟笼的手掌上。

     “不要!”李水昌忽然动了!

     他不得不动了!邪魅公子竟然要毁灭鸟笼!

     “砰!!!”

     一声闷响!

     李水昌呆呆地跪在了邪魅公子身前。

     鸟笼已经提前炸裂开来了,四分五裂,里面爆出一阵阵滔天的鲜血,将李水昌瞬间淋成了一个“血人”。

     而邪魅公子与轻灵,则是用以精气护在身体周围,让爆发出来的巨量鲜血不沾半点在身。

     “没了……都没了………都没了呢……”李水昌口中喃喃,跪在地上,不断重复着一句话,神情呆滞,他那原本充满光芒的眼睛,如今竟然变得黯淡了许多许多,几乎已经没有了光亮。

     一瞬间,一个村子的人,因为邪魅公子的一个举动。

     灭村!!

     在李水昌眼前,杀死了他所有的亲人,所有的儿时玩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