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四:轻灵宗四君子
    星辰铁矿,处于平村外界农田的位置,今天一大早,平苍吩咐人去矿处看一看位置,原本是打算照着铁矿做一副地图,却不想,几个人一去,只有一个回家送消息的人留下了活口。

     “水昌哥,我求求你了,此仇,你一定要报!”李水昌前面,有着一名青年领路,他以前曾是李水昌的玩伴,一脸杀意,“轻灵宗一共来了四名高手,他们一来,二话不说,就把黄苗叔他们杀了,只留下了我的性命,让我叫你过来。”

     “大能,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李水昌同样一脸杀意。

     农田到了,这里一眼望去,尽是水稻,只是在一块农田处,里面被挖了一个丈余的大坑,想必星辰铁矿就是在这里被人发现的。

     不过在农田一旁的空地上,此时躺着八具尸体,皆是模样狰狞,被人砍去了头,死不瞑目倒在地上。

     “黄苗叔!”远远一看,李水昌就看到了昔日对他颇为照顾的大叔尸体,不过如今已是阴阳相隔。

     “哟,古木口中的那小子来了么?”见李水昌远处怒气冲冲走来,四名身穿蓝色衣裳,手持细长利剑的青年人一字排开,冷冷盯着李水昌。

     “就是你们四个杂种为非作歹?”李水昌走近,声音嘶哑道。

     “难怪古木说那小子信口雌黄,无法无天,看来果然不错。”四名青年都是相视一眼,很是享受李水昌这种愤怒的情绪。

     “李水昌,我们四个,是轻灵宗的核心弟子,今日是代表轻灵宗前来。”四名青年中,为首的人道,“不知你听过轻灵四君子没有?”

     “轻灵四君子?”李水昌这才看到,四人的蓝色衣袍上,各自绣了一个:梅、兰、竹、菊。

     “不知你们代表轻灵宗有何指示呢?”李水昌强行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我再问一遍,这里的人,是你们四个杀的?”

     “哈哈哈,你上回对我们轻灵宗大为不敬,这八具尸体算是给你们的一个教训,此外,此次我们来是要打算获取这星辰铁矿的开采权,到最后,我们会将所得的价值,分一成给你们,对于你上次欺凌我轻灵宗弟子一事,我们便不再追求,你们觉得如何?”梅君子一脸傲然,显然在他的认知中,一个小小的村子,怎敢跟一个宗派叫板?在以前,他已经不记得借着宗派的名义欺压过多少人,反正,只要宗派的名头一亮,所有人一定会畏惧,认怂。

     “呵呵,借着宗派的名义,杀人也变得如此风轻云淡了么?”李水昌怒极反笑道,“你们人也杀了,矿也要占有,最后还要拿我们的矿来息事宁人?真是天大的笑话!”李水昌哈哈大笑起来。

     平苍与张大能,则是站在后方漠然的观望着眼前的一幕,虽然他们也很气愤,但是他们更加信赖李水昌。

     梅君子一直风轻云淡的表情凝固了,他万万没想到,堂堂一个宗派的核心弟子,在一个乡村说话竟然都不好使了?

     他的脸逐渐发红发热起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乡村野夫而已,看来今日我们轻灵宗四君子又要屠一次村子了啊。”梅君子舔了舔剑,嗜血的目光中,爆发出令人心悸的杀气,“到时候你们村子只剩下你一个活口时,我真想看看你是如何苟活的。”

     唰!

     四柄剑,同时对准了李水昌。

     李水昌面带笑意,不过那笑容中,同样蕴含了滔天怒火,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愤怒过了,也很久没有如此杀机浓郁了。

     忽然……

     李水昌的右手动了,他的右手紧紧握在了他那别在腰间的剑柄上。

     剑柄是一块薄薄的铁片,铁片已经有了绣迹,但是却相当的光滑,发亮,显然经常被李水昌用手抚摸,或许,这根本就是一片铁,算不上是一柄剑。

     他的身子也是一佝,如一头发怒的凶兽,随时可能扑向敌人。

     “大家小心了,这小子要出招了!”梅君子陡然感觉到李水昌的杀意,心中也是开始警惕起来。

     “闪步。”

     梅君子只听见耳旁传来一阵声音,随即整个人身子一僵,如同坠入了冰窖,让得他动弹不得。

     他被李水昌的杀气笼罩,连动手指头都动不得了!

     嗤啦!!随着一声破风声响起,似乎有锐利的金属划破了空气……

     下一刻,梅君子只见到眼前一阵黑光袭过来,接着喉咙一痒,一股热流从其中不断涌出。

     “咯……”他想说话,但是喉咙已经泄了气,他的双目瞪得跟死鱼一般,从头到尾,直到死去,他都不知道李水昌是在何时如何杀了他。

     砰!!

     随着梅君子尸体轰然倒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瞪大着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现场。

     李水昌依然站在原地,保持着拔剑的姿势,剑,依然在剑鞘中,在场没有人能看清楚,他方才是如何拔剑杀人的,只是倒下去的尸体告诉了所有人,李水昌方才的确是一剑把梅君子的喉咙割破了!

     他动了吗?似乎一直没有动,不过他的一个敌人已经倒了下去。

     诡异的闪步,将速度提升到极致,再将威压笼罩在梅君子身上,使其动弹不得,最后再以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出一剑!这些事,李水昌都在一瞬间完成!

     竹、兰、菊三君子,都是同时吓得跪在地上:“前……前辈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平苍同样是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饶是他对李水昌有信心,但是李水昌给他的惊喜实在也太大了!他第一次看见,还有人可以如此快速的杀一个人。

     在他身旁的张大能,更是目光炙热望着李水昌,后者的身影在其心中瞬间无数倍变得高大起来。

     李水昌收回了手,不再触摸剑柄,目光漠然:“你们方才不是还打算屠村么?现在跪在地上求饶又是何故?”

     竹君子哆嗦道:“都是我们大哥蛊惑人心,这才导致我们兄弟跟风,为非作歹……希望前辈……”

     “够了。”李水昌的声音冷如冰块,“你们三个人相互击杀,谁能活到最后,我便给他回宗派一个报信的机会。”

     “这……”竹、兰、菊三君子脸色同时变得纠结起来,他们兄弟在一起多年,多多少少还是有着感情的。

     不过若是为了活命的话……

     “噗哧……”一声闷响!

     兰君子忽然死死盯住竹君子,目光中充满不可思议。

     饶是他想过三兄弟会因为性命相逼情况下会自相残杀,但也没想到竹君子反目会如此快……李水昌话刚落音,他的心脏便已被刺了一剑。

     “二哥……你……”

     “三弟,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大哥鲁莽,不听古木的劝告,为抢头功,竟然不择手段。”竹君子呜咽道。

     “二哥……我不怪你……”兰君子怒吼一声,然后拔出了刺在心口的剑,对着竹君子咧嘴一笑,随即便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一旁的李水昌看见到这一幕,也是心有所感,要是他的师兄弟们遇到这等情况,他坚信,一定没有人会自相残杀的……

     晨风吹过,带起了一阵血腥味。

     “啊!!”听完兰君子一番话,竹君子几乎精神崩溃大叫起来!他将他的三弟杀了,对方若是恨他,他心中还好受一点,但是对方竟然是带着笑容死去,这让他的心,受到剧烈的冲击。

     多年来,一起执行任务,一起练剑的场景不断在其脑海中掠过。

     竹君子发呆许久许久,眼眶已经深深凹陷进去,他颤抖着双手,如没有了脊椎一样呆呆盯着地上被他杀死的兄弟,眼中,忽然流下了泪水。

     他的嘴唇不断颤抖,似乎在说些什么,良久,他看向了菊君子。

     “四弟,我们四兄弟纵然要死,也要死得体面,方才是二哥一时冲动,这才杀了三弟,所以我决定不再苟活于世。”竹君子嘶哑着声音道。

     “二哥……”菊君子一脸扭曲,死死盯着李水昌,他恨不得一口把李水昌给吞了,所以他要把其模样深深刻在脑海中,因为正是此人,让他们兄弟之间手足相残!

     “二哥,不要啊!”菊君子忽然身子移动,要去阻止竹君子自刎。

     竹君子手速极快,菊君子还未来得及上前,他便已经把剑插入自己的小腹中,鲜血,立即从伤口中滚滚流出。

     “二哥!”菊君子扶住他的二哥,目光中几乎有血泪流出。

     “希望……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放过我四弟……”竹君子盯着李水昌,缓缓开口道。

     李水昌内心毫无波动,毕竟对方也杀了自己的长辈,他道:“我可不像你们一般,见人就杀。”

     “那……就好……”竹君子说罢,便咽气身亡。

     菊君子在四人中年纪最小,其模样看起来,最多在二十上下,他放开了竹君子的尸体后,便踉踉跄跄站起来,血红的双目望了李水昌一眼后,便头也不回走了。

     “水昌……真的放他回去报信么?”平苍忍不住开口道,方才的一幕后,他的确也淡了许多仇恨。

     李水昌道:“他们只是依仗着宗派的名头,做坏事做习惯了,就算我今日不杀他们,他们迟早也会惹火上身的,而且这星辰铁矿我觉得咱们村子也守不住了,不如找一个宗派共同开采好了。”

     张大能点头道:“这点我非常赞成水昌哥,如此大的资源,我们平村迟早会惹火上身,不如找一个宗派庇佑。”

     李水昌点头:“大能,如此说来,不知你有什么建议?”

     “在这里百里之外,有一次出去卖药材,我记得有一个名为‘柳剑宗’的门派,其规模与底蕴都远非轻灵宗可比,如果与他们共同开采星辰铁矿,我想轻灵宗也不敢招惹。”

     平苍拍拍张大能肩膀,赞同道:“大能说的方法完全可行,这样吧,大能你带着水昌前去柳剑宗谈判合作,我去叫村里叫老黄他们的家人过来唉……”

     李水昌也是叹了一口气,再看了一眼死去的众长辈,当即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诸位长辈请放心,今后我李水昌一定会好好守护平村的!哪怕拼尽性命,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