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五:柳剑宗
    “大能,加把劲啊,你的速度太慢了。”

     山林小道,两道人影疾行。

     张大能喘着粗气,但脚下的速度仍然没有放慢,他十八年来都生活在平村里,哪里接触过身法这种高端的东西?因此一路上都是在用力气奔跑。

     二人已经马不停蹄赶路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中,多年不见的二人也是熟络起来,不再像之前一般拘束。

     张大能身材魁梧,比李水昌还要高大一些,他喘着粗气道:“你用身法赶路,肯定比我快许多,而且体力也节约许多,我现在能跟上你已不错了。”

     李水昌在前方笑道:“既然如此,我教你一套简单的身法口诀,看你是否能明白。”

     张大能立即双目放光:“求之不得!”

     李水昌脚步看似很慢,但速度却快的惊人,但脸色轻松如闲庭若步一般:“气沉丹田,聚于三阴,引三阴于双足。”

     张大能虽然没有跟人学过正统的剑术,也没有正儿八经锻炼过力量,但是他自小渴望武学,道听途说中,也是知道一些简单的运气,因此在李水昌的口诀下,他逐渐将体内精气运转起来。

     须臾……

     “哇!”

     张大能一声惨叫,只见他的两条腿竟然膨胀起来,撑得如同猪蹄一般。

     “水昌,我的腿!”

     李水昌在前方转头一看,大吃一惊,自己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张大能还真的将气运转起来了!

     “大能,快停止运气,否则你的双腿会爆裂的啊!你赶紧用尽力气的奔跑,将双腿内的气消耗掉!”李水昌引导道。

     “好!”张大能一咬牙,立即展开全速奔跑起来。

     这一跑,将李水昌都是吓了一大跳,只见张大能的速度瞬间暴涨五倍不止,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冲了出去。

     呼……

     李水昌只感觉到身后一阵风呼过,经过短暂的愣神后,这才反应过来,这速度也太夸张了吧!张大能真是有做大能者的潜能啊!

     “大能,慢点!小心撞……”李水昌高声呼道,话未说完,便听得一声巨响!

     待李水昌赶上前一看,却是目瞪口呆!只见张大能因为速度太快,控制不了身体,直接撞在了一棵合抱的大树中……整个人都镶嵌了进去……

     “大能,你没有死掉吧……”

     张大能虚弱道:“水昌……我跑的快不?”

     李水昌,猝。

     两个时辰后,经过片刻不停跋涉,二人终于赶至柳剑宗山门下。

     张大能全身已经汗流浃背,如在水中泡过一般,李水昌则依然风轻云淡,身上不说汗渍,就连心跳都未曾加快半点跳动,毕竟为了等待张大能,他一路上的速度控制得并不快,消耗的体力也很少。

     柳剑宗山门下,是一眼望不到顶的阶梯,阶梯两侧,有两名守门弟子,皆穿一身青色紧布衣,简朴,却又不失美观。

     “何人在此逗留?”两名弟子目光看向了李水昌,直接无视了张大能,毕竟相比之下,一身大汉喘气不上的他显得太狼狈了。

     李水昌微笑抱拳道:“可否请两位剑友传声贵派宗主?李水昌求见。”

     “李水昌?你听过吗?”一名守门弟子疑惑的看向另外一名弟子。

     “没听过。”另一名弟子摇头。

     “既然没听过,那么你没资格见我们的宗主,他老人家可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守门弟子笑道,那看李水昌的目光中,忽然多出了一丝鄙夷与轻蔑。

     每天来柳剑宗胡闹的人太多了,他们无一不是用尽五花八门的方法,只求得到一丝关注,或者被赏个宝物什么的打发走。

     张大能见李水昌受到如此怠慢,心里怎会舒服?李水昌在他心中,如今已如偶像一般的存在,因此他双目一瞪,变得愤怒起来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了?”守门弟子冷笑一声,“给你们十个呼吸离开这里,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在他眼中,李水昌二人已经成为来闹事勒索的人,他们经常会遇到这些情况,因此也是见怪不怪了。

     张大能脸色一黑,那模样,就似忍不住要上前打人了。

     李水昌依然静静观望着这一切,什么都没有说。

     “呵呵,你小子,今天看来是想吃些苦头!”身材比较廋高的青年瞥了一眼张大能,“你若能在我手中走过十招,我便通知我们长老,到时候能否见到宗主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他一看张大能,便能感觉得出来,张大能绝对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手上也没有茧,明显就没有练过剑。

     而在剑洲没有练剑,这跟废人没有任何区别。

     张大能想也不想,应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

     “不知所谓!”廋高青年嗤笑一声,手中的剑已直勾勾毫不修饰对着张大能的胸口刺了过去!

     他竟然一出手就是攻击要害!而且毫无征兆以着偷袭的方式出手了!

     张大能哎哟一声,急忙躲避,直接后倒在了地上,颇为狼狈。

     “哈哈,四肢发达,木讷至极!”廋高青年大笑,得理不饶人,手中的长剑如同疾风骤雨般刺向倒地的张大能。

     张大能只能在地上打滚子,以此来避开攻势。

     “大能,快‘运气’来提高你的速度。”一旁的李水昌忍不住提醒道,他之所以未行动,是因为他看得出来,这廋高青年虽然看似招招攻击要害,但是实际上只是想玩弄一番张大能。

     “好!”张大能滚出廋高青年一丈之外,通过瞬间运气,双臂膨胀起来,原本衣服的衣袖,立即炸裂。

     “这是……什么变身秘法?”廋高青年短暂的惊愕片刻,目光又恢复了之前的傲然,“不过是乡村野夫而已,再吃我一剑!”

     “冥火刺!”

     呼……

     一股极端的炙热,从廋高青年的剑刃传来,隐隐剑,其剑锋上竟可见燃烧起来的火焰。

     如此气势汹汹的一剑,直接刺向张大能的面门。

     张大能面不改色,那膨胀了两倍的手臂上面,肌肉虬扎,筋脉暴突,充满着最为原始的力量感。

     一声高喝,张大能双手一夹,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目光下,竟然直接将廋高青年刺出去的剑夹在两只手掌中!

     “空手接白刃!”李水昌也是看得呆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一运气,就可以强化身体部位的。

     “啪!”一声脆响,在张大能强大臂力下,廋高青年的长剑直接是断裂开来。

     “大胆!你还真敢动手!”廋高青年尖着声音呵斥道,“我只是跟你玩玩,你竟然敢对我动手?”

     张大能忽然也是有了脾气,愤怒道:“说打架的是你,说不不打架的也是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的骨头拆了?”

     自从听了李水昌的运气法子,张大能感觉到如今的自己忽然强大了许多许多,至少,眼前两个守门的弟子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好啊,你接着狂!待我们吹响有人闹事的口哨,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辈子也别想下山了!”廋高青年气急败坏道。

     “来啊!老子才不怕你!”张大能见李水昌依旧没有作声,没有阻止自己,更加的强硬起来。

     双方,正剑拔弩张时。

     “住手!”山上,忽然传来一阵飘渺的声音。

     李水昌精神一阵,这声音虽然离得远,但听在耳边无比清晰,显然说话之人内功十分深厚。

     不久,山上的阶梯,逐渐走下一个人。

     那人一开始还是隐约可见一个影子,但随着他不缓不慢行走,整个人竟似能瞬移一般,不出三个呼吸,直接就“飘”到了山脚下。

     “拜见大长老!”廋高青年与另一名守门的青年都是吓了一跳,连忙恭敬行礼。

     “无妨。”

     大长老的服饰与两名守门弟子一样,皆是青衣,只见得他仙风道骨,面色红润,一看便觉此人一定是有大修为之人。

     他笑了笑,目光先是疑惑地看了一眼李水昌,惊愕片刻,随即又盯着张大能,久久不能自拔。

     “前……前辈……”张大能被盯的心里有些发毛,被一个女人盯着看还好,但是被一个老人盯着看,这问题就大了。

     “您盯着我看干啥?”

     “咳咳……”大长老轻咳一声,“小友,你天生‘爆筋’体质,一般人如你一般将如此庞大的精气运到手上,只怕手臂早已经爆炸,而你不仅相安无事,反而强化了手臂,令得局部身体刀枪不入。”

     “爆筋?”李水昌眼睛一亮,张大能的这种情况他的确也没有见过,甚至闻所未闻,“不知前辈能否述说更详细些?”

     大长老道:“所谓爆筋,即是此人的筋脉比一般人要宽广一百倍以上,所以可以承受大量的精气在体内运转。”

     “一百倍以上……”所有人一听,瞳孔都是一缩,特别是两名守门弟子,眼中满是艳羡。

     李水昌望向张大能笑道:“大能,你愿不愿意留在这里修炼?”

     张大能语无伦次道:“我……我可以留在这里吗?”

     李水昌一脸笑容:“那就看看大长老愿不愿意收。”

     “大长老么?”两名守门弟子立即目光通红,如果被大长老收为弟子,那直接就可以成为柳剑宗的核心弟子啊!他们一辈子也可能到达不了这种地步。

     大长老嘿嘿一笑:“小兄弟,爆筋体质确实很难得,虽然你的年龄练剑已经很迟了,但是你的先天优势是别人一辈子也无法比拟的……如果你愿意的话……老夫不介意收你这个弟子,而且我保证,全心全意的教导你。”

     “啊?”张大能呆愣片刻,一时间不知所措。

     “大能,还不赶快拜见师傅?”李水昌提醒道。

     张大能一个激灵,连忙跪在地上道,“弟子张大能,拜见师傅!”

     “哈哈哈哈,快起快起,与人相遇本是一场缘分,人生充满各种缘分,你我今日相遇,师徒一场,同样是缘分。”大长老一脸欣喜,只从几句对话就可以看出,他对张大能这个弟子,相当满意。

     “张大能……唔……这个名字不错,你以后会成为大能的。”大长老收获宝贝徒儿,已经欣喜若狂,没想到只是刚好下山办点事,就顺便收了个宝贝徒儿,这真是相当的惊喜,再看向李水昌,“这位小兄弟……”

     李水昌抱拳行了一礼,毕竟人家也是张大能的师傅了,不卑不亢道:“在下李水昌,与大能都是百里外的平村人,此次前来,除了大能拜师外,还有一事希望能与贵派合作。”

     “哦?与我宗派合作?不知所为何事?”大长老疑惑道,若不是他刚刚收了张大能为徒,一个村里人来说什么与堂堂柳剑宗合作,他非但不会听半句话,还会直接一脚送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