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八:狂暴
    夜晚来临了,天上的月亮越发的圆,还差一天,十五也到了。

     李水昌在山林中抓了一只野兔,生了一堆篝火,烤兔肉充饥。

     填饱肚子,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篝火旁边,火焰映射下,他的影子很是庞大,如一个巨人。

     他用手摸着剑柄,但是手却忍不住的在发抖。

     他的脑海中,始终不断出现邪魅公子在他眼前瞬间夺取平村数百村民性命的场景,然后大家的鲜血,染遍了他的全身。

     “啊!”怒吼了一声,李水昌疯了一般,奔跑起来,然后跳进附近一条小溪中,不断用溪水洗涤自己的身体,但无论如何清洗,哪怕是他将身上搓得泛红,依然觉得自己身上有着一股血腥味。

     呼……

     从溪水中上来,他一脸病态,右手仍然握住剑柄,不过还是止不住地再发抖。

     “邪魅公子,我要杀了你!”李水昌喃喃自语,脑袋中有一股几乎无法压制的杀意,让得他双目血红。

     邪魅公子竟然已经令李水昌产生了心魔!

     这一整夜,李水昌一直都站在小溪旁,把噬魂剑拔出后,又插回,一直反复不停,直到他摸剑的手不再颤抖,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月亮离去,金乌东升,天色,已经逐渐明亮起来,他竟然一整个晚上都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因为,除了用他自己对剑的执着来祛除心魔,他实在找不出其他的方法。

     第二天一大早,李水昌躺在草地上,昏昏沉沉的睡死了过去,他早已经精疲力尽,只是昨晚因为心魔的原因,一直没有精力睡觉。

     这一睡,就是一整个白天,直到东乌西坠,玉兔东升,十五的夜晚,与幽津约定的夜晚,终于到来了!

     李水昌醒了过来,只感觉浑身都变得无比温暖,有一股暖气氤氲在周身,而且当他把手再放在剑柄上时,他觉得与剑的默契度不知不觉又提升了!与剑的默契度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非要形容,也可以说是他如今拔剑、或者用剑攻击人的速度更快了!

     这便是经过一个晚上与心魔斗争后,换来的进一步突破!

     一个人的剑术是否厉害,可以从其力量、身法、宝剑的好坏、剑法、战斗经验、境界来看。

     李水昌与邪魅公子的差距,便在于邪魅公子有着境界!前面五个条件,李水昌几乎都是最为顶尖的存在,但唯独,他没有境界!

     所谓境界,是一个人对剑的理解,对剑的认知,一旦到达一定程度,则可大幅度提高自身战斗力!

     境界,也大致被剑洲的人们分为六个:剑痴,剑狂,剑圣,剑魔,剑神,剑灵。

     六个境界,没有彼此的高低之分,但是与一个人的心境有很大关系,例如一个对剑极度痴迷的人,一旦痴迷到要剑不要命的程度,那么此人便可被称呼为剑痴!一般要剑不要命的人,想来剑术的不会低,所以这就被称之为境界,而邪魅公子,则因为心境入魔,以着仇恨与杀戮而练剑,故而成了剑魔!

     李水昌如今的心境,则更偏向于剑狂!他的强大,他的风轻云淡的心境,都来自于他对自己剑术盲目自信!甚至说他的内心已经有了些狂妄!多年来,他就是凭借着一柄铁剑与瞬杀术,这才让所有的师兄弟信服!就连面对邪魅公子,他都未曾退缩,甚至将其击退!

     这,便是属于李水昌对自己剑术的信赖而产生的狂妄!甚至他能利用这份狂妄消除自己的心魔!不过,现在一些心境的变化,也许就连他自己都还未曾发现。

     李水昌双目精芒大盛,望了一眼山顶,然后消失在原地。

     今夜,无云,月光如幕,将整片大地照得明亮无比,而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却见在后山山顶,此时此刻将周围所有月光都是聚拢起来,形成一点,将山顶照耀得如同白昼,耀眼万分。

     李水昌见到如此强烈的光芒,也不禁闭上双目,待感觉到光芒微弱许多时,再睁开眼,发现在山顶上,已凭空多出一扇发光的门!

     “这……这是……”单是看见眼前这一扇门,李水昌便能直接感觉到门上传来的一阵古朴沧桑的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使得周围所有的生物,包括树木,都是瑟瑟发抖,就连李水昌,也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应该就是剑圣洞府的大门。”李水昌双目盯着大门,缓慢靠近,用手一摸,一股冰凉感觉传自手臂上,这门是一扇石门。

     至于这门是否通入洞府,李水昌也不知道,毕竟这几乎通天地,传空间的手段几乎都是在传说中那些大能的传奇故事中,他还从未真正的接触过。

     李水昌气息一沉,体内陡然爆发出一股精气,用手对着石头一推,那石门轻而易举的就推开了。

     嗡嗡……

     石门打开了,表面浮现一片乱涌的水波,看不清石门的里面到底是什么。

     “这应该就是幽津说的地方了。”李水昌下定了决心,随即脚下一用力,直接冲了进去。

     “啊!”一声惊呼,李水昌感觉到自己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耳旁生风,身子一直下沉,不过周围一片黑暗,实在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抓取,只能任由身子降落。

     “砰!”

     一声巨响,一座精致的城堡中,在那一片浑浊的天窗,忽然一个东西以着极快的速度掉落下来,重重砸在地上,立即扬尘四起。

     李水昌龇牙咧嘴,全身骨头都似要散架了。

     还好及时用精力护住了全身经脉和五脏六腑,否则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虽然痛归痛,但多年训练下,他还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周围。

     只见这里的风格类似于一个城堡,一个封闭的城堡,没有出口,一共两层,一楼有一个回旋不断的楼梯直接通往二楼。

     这里的一切装饰都是由木头雕刻的,木质的墙壁,木质的地板,木质的楼梯与把手,在那些木头上,雕刻着大量精雕细琢,栩栩如生的雕像,有英俊的青年持剑的形象,也有美丽如仙的女子面带笑容在花丛中发呆的形象,整个空间中,都充斥着淡淡的木香。

     咚的一声巨响!在二楼,一声巨力开门的碰撞声,响彻整个城堡空间!

     李水昌愣了愣,还来不及反应,忽然感觉嘴被人给捂上了,然后被人往后拉。

     “水昌兄弟,我是幽津。”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道。

     李水昌立即放弃了挣扎,任由幽津拖动自己,直到一处楼梯死角下,幽津才放开了李水昌。

     李水昌抬头一看,只见眼前青年比自己大两三岁的样子,身高与自己相差不大,同样都是俊朗青年,但幽津与众不同的地方有两点,一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仿佛是深邃不见底的星空,可以包容万物,二是他的八字胡,他竟然留了两撇八字胡,看起来颇有一种小男人的感觉。

     这,便是剑洲最为著名,名声最大的天才青年,幽津!

     李水昌刚要打招呼,幽津却用两根手指头放在其嘴前,示意他不要说话。

     “水昌兄弟,二楼居住着一个怪物,它刚刚听见了你掉下来的声音,已经开始巡逻整个城堡了。”

     幽津的声音如同游丝一般,一点点传入李水昌的耳中,但让李水昌惊愕的是,幽津说话时连嘴巴都未张合半点。

     “在这里只要稍微有一点声响,那怪物便会发觉的,所以我只能利用精气把声音传入至你耳中。”似乎见到李水昌有所不知,幽津立即解疑惑道。

     李水昌一听,立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是啊!利用精气传播声音,怎么他以前没有想到过这种方法?

     李水昌连忙也从体内分出一丝精气,通往幽津的耳旁,然后将声音压低涌入进精气中,尝试着道:“那个怪物很强么?你也不是对手?”

     幽津愣了愣,没想到李水昌也会这种传音法子,这下交流倒是轻松了许多。

     幽津传音道:“十招内,我与它是平手,二十招内,我会受轻伤,三十招,我会受重伤,四十招时,我会被它杀死!”

     李水昌倒吸一口冷气:“连你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那还怎么探寻城堡内的宝物?我们到时候又如何出去?”

     “所以我才需要你来搭把手。”幽津传音道,“等会儿它经过我们的楼梯时,我会出去引起它的注意,与它打斗,而你则赶紧去二楼,二楼一共有十八个房间,有武器库,有丹药房、秘籍房……等等……总之,你此次寻宝的机会不能超过五十个呼吸,五十个呼吸之前,你拿着能拿到的宝物去那怪物的房间,到时候我去与你一同汇合,我们一起从它房间的传送阵离开!”

     李水昌咽了咽口水,不禁露出兴奋之色!

     这未免也太刺激了!

     “你不必这样看着我,我在这城堡内已经呆了两个月,什么情况都已经摸清楚了,你小子一定要眼尖一点啊,别到时候拿些垃圾玩意出去,不然老子要狠狠锤你一顿。”幽津严肃警告道。

     李水昌笑着点了点头,此时,他与幽津正好四目相对,不过,两个人的笑容立即凝固了。

     因为不知何时,蹲在楼梯下的两个人身旁,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原来,它一直在盯着两个人在忘我的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