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当林成以为自己就要这般莫名其妙地英年早逝之时,女子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她侧过身子,月光正好照亮了她的半边脸。

     女子很美,有着同一般美女一致的特性:吹弹可破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好看的鹅蛋脸和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只是,所不同的是,她的眼眸中带着致命的魅惑,虽妖却不俗。

     “再看把你眼睛给挖下来!”

     这是她和林成说的第一句话。

     而刚从生死边缘回来的林成在遭遇这不可一世的美女后,瞬间以为自己遇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却全然忘记了刚才正是眼前的女子要置他于死地……

     她说,她叫白汐,是与他千年难得一遇的同体。所谓同体,林成现在所知的也不过是一个人受伤,会在另一个人身上显露出来而已,白汐不肯将其余的事告知他,却从来了到现在的十几日中都死赖在他家。

     要说林成为什么会将这么一只不知道物种,不知道来历的酷似女子的生物留在家中,是有几点原因:一来,他打不过这女的;二来,他也想趁此机会弄清困恼了他二十年的问题;三来,有这么一个前凸后翘,有料的御姐待在身边,是个男的就不会拒绝吧?

     而,很显然,他当初的想法大错特错了,这白汐完全就是一只花瓶,碰也碰不得,骂也骂不得,还是一只只会捣乱还颐指气使的花瓶!

     想着,骑着小黄车赶去兼职路上的林成心中又是一阵发堵,余光瞥见手臂时,只见顺着袖口又留下了鲜血。

     这蠢女人,又在家中干了些什么?

     林成呸了一声,恨恨地一把抹去了手臂上的鲜血,脚上一用力,小黄车便如抹了油般加快了速度。

     当他做完兼职后,已是晚上十一点,他骑车到校园的西门角,锁完了车,正准备如往常般翻墙进去时,忽然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看见一个人影。

     那身影,他莫名感觉熟悉,他壮着胆上前看了一眼,借着斜射来的银白月光,才看清了来人的容颜,那熟悉而美丽的容颜除了黄灵还会有谁?

     “灵仔,你在这干嘛?”林成大喊着朝黄灵挥了挥手。

     黄灵踏着被树叶所打碎的月光一路走来,“你每晚都兼职到这么迟吗?”

     每次听到黄灵的声音,林CD莫名感到心安。

     “家境不好,我想为父母分担些,”林成满不在乎地一笑,装作没看见黄灵眼中的心疼之色,他随即一挑眉,狐疑地打量着黄灵,“灵仔,你这是?”

     “爬墙不安全,跟我回公寓吧。”黄灵直接拉起他的手就准备走。

     林成被她这么一碰,浑身就如触电般,黄灵柔软的小手握在他的手腕上,让他的心底更是涌起一阵暖意,面上却还是一贯的嘻哈玩闹之色,“啊哈?灵仔,虽然我的确是想过这些,但你总归一个黄花大闺女,你说我怎么好……”

     “再贫嘴!”黄灵将他即将滔滔不绝的话尽数给瞪了回去。

     “灵仔,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但说无妨,我心理素质强,能承受得住的。”林成面上虽还是一副无所谓的神色,可心底之中就如被一根细针缓缓地搓着般,不是很疼却极是难受。

     黄灵在他心中一直是女神般的存在,甚至在全学校的男生心目中。他虽然在看到黄灵的第一眼便暗暗喜欢上了她,却从来就没有妄想过可以将女神给追到手。

     大学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总有那么一群不自量力的家伙妄图只凭他们几句看着神情实则恶心人的话就将校花给追到手。

     什么在女生宿舍楼下用喇叭示爱,自以为烂漫地摆随时可能被舍管阿姨给扑灭的心形蜡烛,除了跳楼,他们所有能想到的几乎都付诸过实践了,只是,结果,可想而知……

     特别是学校中的一个胖痞子对黄灵追得最凶,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就开始追黄灵?占着自己家里有钱时不时地给黄灵买贵重的礼物,然而,每次黄灵在收到他的礼物时,都是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在胖痞子的眼前丢到了垃圾桶里。

     这胖痞子占着自己家中有钱,整天开个奔驰戴个墨镜乱窜,不知道的还以为流动盲人。特别是他居然还是学生会主席这件事。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黄灵家中其实也很有钱,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不仅在市中心有一套单元房,而且在郊区也有一家别墅。所以,她从小不说见惯,也肯定对胖痞子送的东西没有丝毫留恋。

     而要论林成为什么会追到黄灵,简言意骇讲就是,物以稀为贵,当装逼已成为主流,像林成这种“智障”就是一股清流。

     那些整天想尽办法再黄灵面前溜达的人只会引起她的反感。

     而林成与黄灵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一时的纪检部的面试上。而大一新生刚入学校时就两件事:开各种会,社团、学生会招人。而林成早就听说学生会很吊,纪检部去的人最多,他和胖子就跟风去了。

     当时报名纪检部的人坐满了教室,一个个上去自我介绍回答问题,当时林成紧张得不行,黄灵是比他先上去的,她一上去就惊艳四座,她很淡定从容,林成当时就觉得,她简直是仙女下凡,一看气质就跟别人两样。

     林成上去后,一个面试官跟他开了个玩笑,他就不紧张了,一番正义言辞,最后学长问他能行吗?他说能,学长说他说话像蚊子一样行,他就使劲吼了一声:我能行!

     吓了学长一跳,他所以就被选上了。

     黄灵自然也是被选上了。她的确很优秀,也可能是猥琐学长看她长得漂亮。

     而林成当时染的红头发,穿着白色运动服,蓝色牛仔裤,说白了点,就是满屏的杀马特风,自然,现在临近毕业了,就不再那般“智障”了。

     后来林成才发现学生会除了装逼一点用都没有,一般是维持会场秩序,带站队,考勤什么的出风头的活。而以前的林成本身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所以经常借口不出勤。黄灵倒是兢兢业业,不过林成当时觉得她可望不可及,也没抱什么想法。

     说到学生会,不得不到自律部,专门晚上穿着夜光服拿着手电筒去小树林和操场检查买情侣最多牵手,如果抱在一起,他们就会让你们散开。